。La

为所欲为。

【我们丢了几件衣服,你见过吗?】
△ 转发并关注,抽一人设计你和你爱豆的情侣装一套,做出实物后送给你,再抽一人送星巴克任意款圣诞杯子一套。
△ 开业活动,全店所有商品九折中。
△ 店铺地址:http://t.cn/EynW31n
❤绝❤赞❤预❤售❤中❤ ​​​​

【海王/兄弟】《沉溺致死》上

配对:亚瑟·库瑞/奥姆

分级:NC-17

警告:斜线代表攻受,一切不属于我。假如亚瑟与奥姆自幼相识,他们却并不知道彼此身份。

+

思念之所以凌驾于痛苦之上,必然因为它是源泉。

浪涛声是不会相同的,它们随风向与天气影响,也会懒散亦会露出凶恶嘴脸,亚瑟·库瑞欣赏每一种声音。实际上他只是习惯与大海为邻,在噪响中入眠,又在腥咸空气中苏醒。他喜欢自然大于学校,那些糟糕同龄人,总是抱着恶意目光注视自己。但原因——亚瑟想到,他不知道,或许仅仅是因为他们不喜欢自己。

孩童总是给思想落上面纱,只要没人去挑破,他遍不会知晓人们在背地如何讲述这个被母亲抛弃的恶魔。

那女人太美,必然承担流言蜚语。

所以更多时间,亚瑟会一个人坐在灯塔下的礁石上,望着潮起潮落想象父母口中所说他们初次相遇时的模样,应当足够甜美,像童话爱情故事。小美人鱼最终与灯塔看守者白头偕老,那时,亚瑟看到一缕金色隐隐约约出现在海面上,但转眼即逝。男孩儿向海面大喊着,那些不解啊!最终会化成愧疚,丝丝缕缕纠缠在这颗年轻的心上。

“你是谁?”

有人回应他。

亚瑟被吓了一跳,阳光映在那个男孩眼睛里,透出炫目光泽,他呆滞片刻便感觉到熟悉海水灌入鼻腔中,而另一双手紧接着托起自己。那双眼睛靠得太近了,亚瑟甚至能看到其中光晕散发金色,像那柔顺且湿漉漉的头发一样,是软和的。

“亚瑟,亚瑟·库瑞。”他用手将脸擦干,同时说道:“你认识安徒生吗?”

“谁?”男孩儿蹙紧眉头,他看上去也就只是四五岁的模样,却一板一眼像个死板大人,亚瑟下意识伸出手,指腹纹路贴在那一小块儿肌肤上,替他抹平这丁点儿不满。他不知道原因,可男孩看上去比自己年幼,他想要去靠近,嗅一嗅同龄人身上的善意。

也并非善意,但比起恶意要好得多。

“那不重要,安徒生是个有趣的人,下次我可以介绍给你认识。”亚瑟小心翼翼地收起手,笑意慢慢爬上脸颊,继而道:“你是谁?你为什么在海里?”

“奥姆。”

男孩回答了第一个问题,便不再说话,他坐在亚瑟身侧的礁石上,任由黄昏海风掠过额角,风干贴身衣物。涛声依旧,他们都没在说话,可亚瑟自认为自己就此多了一个朋友,就如同父亲会在每个清晨等待他的女王,他的儿子在每一个黄昏,看到那个男孩从另一个世界来到自己身侧,听同一阵风声。

他们并不是常常见面,也许是一个月,也许是一个季度,甚至在亚瑟十八岁那年,他等过春夏秋冬才在另一个春雨天气中看到那个金发年轻人。时间将那副肉乎乎面孔雕塑的太过严峻,亚瑟腹议着,明明上次见面时,对方还会与自己开怀大笑。

雨滴滴答滴答,浇透衣衫,奥姆似乎是哭了,那双眼睛泛着红,有点合适。这萍水相逢的关系在此时太合适不过了,奥姆自嘲道,哪些来自母亲的耻辱终于不会有人再提,也无人敢提起新国王的过去。可是太早了,一切都太早了,就像一个怪圈,他似乎能够自欺欺人到天空破碎之时,只要憎恨人类就好了。

“给我讲个故事吧。”奥姆开口道,声音有些沙哑。“随便什么。”

“你——”亚瑟想要关心些什么,又突然噤声,奥姆不喜欢自己过分了解对方,甚至为数不多的争吵便来源于自己想要知晓自己的家乡是什么模样的。自己母亲的故乡,像一个美梦,又是一个噩梦。出于一点点私心,他将奥姆藏在自己心底,无人知晓自己已经与亚特兰蒂斯人有所来往。他藏得很深,像他们一起埋在沙滩里的许愿瓶,一起吞咽下肚的生日蛋糕。“我给你讲讲安徒生吧——”

“从前有一个人鱼公主,有一天,狂风大作,她失去了意识,与一个人类相识了。”

“我不想听这个,听上去像是在调侃我。”奥姆打断他,而亚瑟借机将这个哭红眼睛又努力漠然的男孩揽进怀里,并不消瘦,甚至能够感受到薄薄衣物下的肌肉纹路。这也许是自己唯一也是最后一次看到奥姆露出这副脆弱模样了,亚瑟猜测着。

他还是换了一个故事,结局幸福美满,阖家欢乐,字句却好像扎中两人心底一根刺。奥姆最终垂下眼,要求他忘记今天的一切,再忘记自己,却并无过多解释。也无需什么解释,奥姆知晓自己作为亚特兰蒂斯的王,不应该再无故出现在水面之上,似乎这样不告而别,是对于年幼愚昧且稚嫩的自己,最温柔的辞别。

亚瑟不答应,当然不答应。

所以他时隔多年后,踏入那间关押海洋领主的牢狱,准备与对方好好谈谈。

 


【GGPG/第一章】《我将为你送葬》

 

Grindelwald是一把钥匙,解开那思维之匣,Graves眼眸泛着光,如同燃尽最后的生命之火,那般炙热,太过漂亮。

 

“昔日已死。”Graves垂眼自顾自说道,他将打晕过去的生物学家放到床上,继而有条不紊穿上过去所喜爱的西装与大衣,甚至是不曾丢弃的虫蝎配饰。“而我将为他送葬。”

 

他撑着一把黑色雨伞,将灰白脸色藏起来,像个无心人走在巴黎街头,鞋跟在马路上出一个洞,生命力顺着那狭小缝隙悄然流逝。细雨微凉,Graves打量着另一个国度中行走的行人,漫无目的,他想到,如果Grindelwald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一定会要其性命,绝不手软。

 

可自我麻痹是否当真有效,Graves不知道,他的梦魇始终纠缠在身侧,也许对方所言是真,那些战争猜测与花言巧语。可对方靠的那样近,呼吸铺洒在面颊,这人是否当真可为事业连自己都牺牲,能够诉说出虚假爱意。他诚邀自己携手站立在世界顶端,打造另一个美好乌托邦,让一切更有意义。Graves骨子里缺少某种浪漫细胞,他要真实,要狂风暴雨无可摧毁的依据,可那一个瞬间,他醉倒于恶徒的亲吻上,毫无理由,并无逻辑。Graves所坚守的信念动摇了,他的心脏多出一道裂痕,愈裂愈大。

 

“你为什么选择我?Grindelwald。”梦境中,他问向恶徒,偏偏是因为知晓梦境,所以才不肯挣脱,Graves自认为这丁点放纵并不影响现实。

 

“你是一个纯血巫师,一个漂亮的造物,那样正义,只是错将愚蠢当做正确阵营。”恶徒手指冰冷,扼着傲罗下颚,一双异色眼眸中翻滚着岩浆。他将Graves逼到死角,只要再近一点点,便要亲吻上那薄唇。“所以你为什么不选择我,站在一个更强大的人身侧,美国不值得你无名牺牲。”

 

Graves打了个颤,继而,他倾身上前,唇瓣便恰恰好擦过对方苍白肌肤,就着这股力量,也许第二日,下颚上回留下青紫指痕,他不在意。“难道你值得吗?”

 

Grindelwald似乎被逗笑了,便松开桎梏,开口说道:“为这伟大的事业,牺牲的人那么多,你会是最特殊的那一个。”

 

“对于什么?”

 

“对于我。”

 

骗徒,Graves想到,大雨未停,他却猛然间无法分辨这究竟是梦境还是真是发生过的。太真实了,情人絮语在耳侧,又如春风呢喃,要人放下警惕。

 

但似乎从那天起,Graves失去自由,成为恶名远昭黑魔王掌心中的那张扑克,他的情人王后。时间在见招拆招间总是流逝太快,傲罗依旧每日走进魔法国会大楼,与同僚点头示意,为维护安平而忙碌。当他回到Graves家中那栋空旷大楼时,恶徒总会率先以魔法夺去他的魔杖,再用亲吻与情爱卸下他的戒备。

 

宛如温水煮青蛙,Grindelwald暗叹这人心志坚定,明面臣服心底却总是不甘,那双眼睛是会藏不住的,那些个小心思都在对视瞬间暴露彻底。可那翱翔的鹰雀,也终于被折去翅膀,如只漂亮金丝雀乖乖巧巧住进牢笼。他要那人魔杖,也要他身份,Graves眼中那份隐忍如果能够持续久一些,便更好看些。但傲罗屈服了,Grindelwald轻嗤一声,便果断转身离去。

 

这座大宅,彻彻底底成为一座封闭牢笼。

 

将美国最强大的傲罗关押其中,一座心牢,足够令人沉溺至死,Grindelwald料定他无法挣脱。

 

但在他离去时,Graves在他身后哑声问道:“你会后悔利用我,Grindelwald。”

 

恶徒并不在意,只是摆摆手作为回应。

 

“Mr.Grindelwald。”有人谦卑道。

 

Graves抬起眼,又笑起来,将那恶徒模样学了个十成十。不晓得Grindelwald模仿自己时,是否也当真如此相像,他想到,又不禁觉得可笑。那段病态情人关系如同一段人类模仿计划,要将人类个体习惯的细枝末节都看在眼里,相互也应当。


我永远爱GGPG

谢谢大家!

【GGPG/序章】《我将为你送葬》

配对:Gellert Grindelwald/Percival Graves

分级:NC-17

警告:斜线代表攻受,一切不属于我。

+

又一个梦。

 

Graves自深睡中苏醒,时间在这维度中失去意义,它能够在转瞬间要自己与人携手白头,也能将点点苦难扩大,最终,现实从深水中浮现,露出狰狞面孔。而梦魇中那张年轻面孔总是模糊,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得轮廓深刻,每当Graves就要探出手触碰那人皮肤时,就如纺针扎入血肉,不痛却酸楚。那种嫉妒夹杂着仇恨,将镜花水月彻底击碎。

 

他醒来,大雨还在淅淅沥沥。

 

“Mr.Graves。”男人微微垂着头开口打破沉默,一点点阳关落在那细碎褐色发丝上,将面色隐匿进阴影中,但那双眼睛很漂亮,像一颗玻璃珠子。

 

“……嗯?”黑发男人的喉咙发出一声声响,原本斑白鬓角如今已经染得发色都已全然发灰,没有光泽,不像那意气风发之人才会有一头优雅银发。“Mr.Scamander,什么事情然你想要来找我?”

 

“巴黎又下雨了。”他又自说自话,当真像是刚从休憩中苏醒,那双手搁置在暗红色绸缎背面上,皮肤湿润,与死气沉沉面孔对比鲜明。似乎Graves身上永恒拥有这种矛盾气质,刚硬处事又心软对人,这才令对方在过去拥有强大号召力与信服力,沦落至今,这种魅力依旧令人无法拒绝。谁能妄想那个强大男人脆弱至如此地步,又强撑着一口气要与迫害者不死不休。

 

“美国依旧在寻找您,Mr.Graves。”他轻声说。

 

“我并不需要再有姓名,Mr.Scamander,我宁肯让死亡与荣誉一同光临我的家族。但是,你又是因为什么铤而走险,来到巴黎。”

 

“Grindelwald逃了。”

 

雨水愈下愈大,斜斜敲打在窗面上,起身对男人而言似乎是一件困难事情,他的脚趾埋入长绒地毯中,脊背直挺。Scamander走到他身侧,却无法从那人面孔中察觉到什么情绪,好似这个消息对他而言不痛不痒,饶是雨滴落地也要溅起水花,Graves只是——看起来满不在乎。

 

就在这瞬间,男人抽出魔杖抵在Scamander额角,低声开口:“一忘皆空。”

 

怎么能放下戒备,遗忘这人也曾在世界顶端落脚,强大能力被隐藏在他所受苦难中,Scamander无法推测对方究竟站在那一阵营。当他找到Graves时,也已经是Grindelwald被逮捕的一个星期后,男人被关锁在一间地下室内,头发与胡渣胡乱生长着,失去绅士模样。但他还清醒,眼底映着痛苦与恨意,但Graves主动跟随自己走出那个房间,表现出的脆弱模样让Scamander想起自己捡拾到的幼兽。那个房间对他而言像是一个安全地带,一旦离去便感到恐慌。所以Graves要求自己封锁那段记忆,直到他真正能够面对过去苦难,现在,他应当是将所有事情都想起来了。Scamander无法阻止对方去寻找Grindelwald复仇亦或是解决其他个人恩怨,只是这个名字响起时,一种直击灵魂的恐慌感涌上心头,如高楼坠毁。

 

Grindelwald是一把钥匙,解开那思维之匣,Graves眼眸泛着光,如同燃尽最后的生命之火,那般炙热,太过漂亮。

 

“昔日已死。”Graves垂眼自顾自说道,他将打晕过去的生物学家放到床上,继而有条不紊穿上过去所喜爱的西装与大衣,甚至是不曾丢弃的虫蝎配饰。“而我将为他送葬。”


论,盒子的重要性

哈喽啊小猫咪

【SCI/瞳耀瞳】《山海难移》更新

 

那人只是目不转睛看过来,他扯了扯唇角,唇瓣因干涸而纹路深刻,最终他回答道:“等你

 

“也许我回来就不想知道了。”

 

“等你回来再说吧。”

 

“我没走过。”白羽瞳突兀道。

 

展耀没再说话。

 

大雨轰轰烈烈敲击着窗户,啪嗒声扰人清梦,不安感从胃底涌上来。展耀闭着眼,偶尔有白光穿透眼睑映入脑子里,白羽瞳快回来了,等待却始终折磨着他。这让事情变得很奇怪,打最开始对方问出许多个无厘头问题开始,就让如今这场头脑风暴夹杂点儿暧昧色彩。如果没有相似感情,最好别去说那些话,来勾人心弦。

 

日上三竿时,展耀接到白羽瞳的电话,对方声音有些沙哑,却还开着玩笑说自己已然完成任务。挂下电话后,展耀才发觉自己一夜未眠,唇瓣正干裂出血,一阵阵疼痛。

 

于是睡意渐浓,像是将一件天大的事情挨过去了,展耀想象着事情结束以后是不是可以吐露出一点真相,让那恶徒得以归巢,无需像只老鼠,在街头流浪。这一觉就从当天晚上睡到第二日下午,展耀迷迷糊糊睁开眼,眼睑还酸胀,如被蜜蜂蜇伤,留下一点疼痛。随即男人就清醒过来,时钟滴答滴答、吊水滴答滴答、雨滴滴答滴答,白羽瞳却没有任何消息。

 

他给自己拔下针头,深深喘了一口气后才提起身体向外走去,刹那间才尝到点儿不对劲滋味。按照白羽瞳在自己面前那副张牙舞爪模样,怎么可能不走到自己面前要一个奖赏,展耀欠对方的,他清楚得很。而对方说话时并不轻松,对过程经过闭口不提,不吹嘘,也不带刺。

 

展耀害怕自己等不到白羽瞳回来了。

 

他不能总是在原地等着,那人会走丢的。这种恐惧直指天花板,他掀开惨白粗糙的被单,灯光刺着楼梯的空气,显得空旷又无趣。展耀一层一层向下走,思绪放空,走不到尽头。医院外还大雨将落,潮湿贴合在耳廓肌肤上。漆黑树枝正随意生长,切割空间,遮掩着苦难。

 

“白羽瞳。”男人自言自语道,他等一个回应,一天又一天又一年,如过去自己身处海外时,总会想起这字眼。Alpha应当顶天立地,露出所有锋利棱角,最好嚣张,展耀正好相反,足够内敛,也讲感情吞咽下肚。

 

那一个瞬间,男人身上似乎有什么变化,夜色间很难看清那深邃眸色,人类总会揣测,某种弊端,展耀学习控制自己却无法真正做到这件事情。他不禁幻想着白羽瞳正中枪蜷缩在山脚或者码头的角落里,无法与人联系,还苟且一条性命。也猜测对方或许正在来找自己炫耀的路上,最好是这样,他不会告诉白羽瞳自己正担心着,这时候到是可以用第二性别作为借口,别示弱,恐惧正司机而入。

 

“展先生?”有人从背后喊出他名字,在展耀回过神时,薄唇翻动着发出神经质般的短促笑声。“你这么着急想去哪儿?”

 

“那你是谁呢?”他平静道。

 

“你可以将我当做神的使者,当然我是谁不重要。”男人自称使徒,油腻发丝在路灯下泛着光,他神神叨叨的说了很多东西,最后才道:“你在找那只老鼠吧?他回不来了。”

 

“你知道很多东西,但为什么要将这件事告诉我,还断定我会在意他?”展耀高挑起眉头,胸腔被打湿的棉花堵塞着,声音有些沙哑。

 

“没人能让那只老鼠命都不要了,还要达成目标,他以前从不这样,惜命得很,在接触你以后发生的变化,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展耀哽了一下,他的确不清楚白羽瞳的做事风格,甚至抗拒了解,好似不知道就能当做未曾发生或一般。那承诺当真是个承诺,重过从天而落的细小雨滴,但他还是摇摇头。“那也只是他一厢情愿,如果你们知道怎么撬开他的嘴,就不会想要让我去救他,或者用什么来交换不是吗?”

 

雷电划破穹顶,应出两人相同惨白面色,白羽瞳当然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整个事件的流程,甚至不知晓是谁街头,一切都太过随机,无限增大着危险系数。他当真像一只小白鼠,待在狭小空间内团团转,可无知是最好,无用也同样。雨滴愈发沉重,展耀装模作样浅笑了一声,脑子里全是白羽瞳现在遭遇的种种设想。

 

他有些谨慎,但绝不卑鄙。

 

“而且——”随后男人抬起眼,直视那使徒。“让一个Bate来谈判,成本也太低,你们不能对我出手,是谁下了命令?”

 

说完后,展耀就走进雨里,任由肩头被浸湿。

 

他总得将白羽瞳带回来,首先,展耀要知道地方是否完成了任务。




-

终于可以开始这个故事了!=3=想要宠溺的评论,这里的耀耀黑化但是不是不爱小白啦!他们还在揣测自己的内心呢!

【SCI/瞳耀瞳】《山海难移》更新/ABO/1969AU

“你套我的话。”

 

“习惯使然。”白羽瞳笑起来,笑得很好看。“我承诺过你的事儿,不会食言。”

 

这话听上去倒是足够令人安心,如似验证这诺言般,第二日清晨大雨倾盆,宣泄而下。白羽瞳昨夜离开,说是要去收拾一下背囊,天空蒙蒙亮时带着一身水汽再次踏入病房,面色不太好看,但展耀也没再去问什么,主动开玩笑也并非他性格。

 

直到那恶徒欲言又止半晌,才堪堪开口大:“展耀,你有那么一点点原因是为我回来的吗?”

 

他也不知晓自己为什么要问出来,总归又得不到一个好的回答,至少不会令人满意,在这种时间点儿上只会勾人心弦,扰乱思绪。魂牵梦绕,急于归巢亦或是神不守舍并无太多区别,白羽瞳打心底儿想要个回答,似乎展耀说一句是,就可将多年情愫通通宣泄,也顾不上这老旧感情经过分离沉淀后,已经被拧成什么形状。

 

那人只是目不转睛看过来,他扯了扯唇角,唇瓣因干涸而纹路深刻,最终他回答道:“等你

 

“也许我回来就不想知道了。”

 

“等你回来再说吧。”

 

“我没走过。”白羽瞳突兀道。

 

展耀没再说话。

 

大雨轰轰烈烈敲击着窗户,啪嗒声扰人清梦,不安感从胃底涌上来。展耀闭着眼,偶尔有白光穿透眼睑映入脑子里,白羽瞳快回来了,等待却始终折磨着他。这让事情变得很奇怪,打最开始对方问出许多个无厘头问题开始,就让如今这场头脑风暴夹杂点儿暧昧色彩。如果没有相似感情,最好别去说那些话,来勾人心弦。

 

日上三竿时,展耀接到白羽瞳的电话,对方声音有些沙哑,却还开着玩笑说自己已然完成任务。挂下电话后,展耀才发觉自己一夜未眠,唇瓣正干裂出血,一阵阵疼痛。

 

于是睡意渐浓,像是将一件天大的事情挨过去了,展耀想象着事情结束以后是不是可以吐露出一点真相,让那恶徒得以归巢,无需像只老鼠,在街头流浪。这一觉就从当天晚上睡到第二日下午,展耀迷迷糊糊睁开眼,眼睑还酸胀,如被蜜蜂蜇伤,留下一点疼痛。随即男人就清醒过来,时钟滴答滴答、吊水滴答滴答、雨滴滴答滴答,白羽瞳却没有任何消息。

 

他给自己拔下针头,深深喘了一口气后才提起身体向外走去,刹那间才尝到点儿不对劲滋味。按照白羽瞳在自己面前那副张牙舞爪模样,怎么可能不走到自己面前要一个奖赏,展耀欠对方的,他清楚得很。而对方说话时并不轻松,对过程经过闭口不提,不吹嘘,也不带刺。

 

展耀害怕自己等不到白羽瞳回来了。

 

他不能总是在原地等着,那人会走丢的。